首 页 |  要闻 | 领导访谈 | 权威发布 | 新闻联播 | 财经产经 | 舆论监督 | 政策法规 | 金融财税 | 教科文卫 | 旅游餐饮 | 社会民生 | 视频 | 企业动态 | 荣誉殿堂 | 安全生产 | 质检监察 | 财富故事 | 公关策划 | 供求信息 | 地市动态 | 新农村 | 专题 | 招商合作 | 品牌龙江 | 展会经济 | 农垦天地 | 煤炭石油 | 林业森工 | 交通物流 | 食品烟酒 | 医药保健 | 娱乐生活 |
主页 > 黑龙江 > 荣誉殿堂 > 正文
特战连长吴建危急时刻舍身救战友 获荣誉称号
来源:未知    发布时间:2017-10-28 17:40

 
  天空飘着细雨,第76集团军某特种作战旅礼堂内气氛庄严肃穆。陆军在这里举行授称命名大会,追授该旅特种作战一营三连原连长吴建“献身强军实践的模范连长”荣誉称号。这是陆军领导机构成立以来授予的第一个荣誉称号。
 
  2015年7月6日,吴建在青海格尔木进行高原伞降训练时,受回旋风气流影响,突发两伞相插特情,伞衣伞绳将连队一名战士裹绕。在急速下坠的生死关头,吴建放弃飞伞自救的最佳时机全力排除险情,那名战士最后脱险得救,他却不幸坠地牺牲。
 
  两年多过去了,吴建的英雄事迹依然在该旅流传。一提起老连长,三连的战士还是会忍不住红了眼眶。追寻烈士的足迹,一个个尘封的往事再一次让人潸然泪下。
 
  让生命的天平向战友倾斜
 
  时间拨回到2015年7月6日,进入深秋的格尔木天高云淡。当天下午2时40分左右,连长吴建搭乘的第49架次武装直升机升至1200米高空。
 
  “跳!”在巨大的轰鸣声中,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,10余名队员依次跃出机舱,朵朵伞花相继在高空绽放。
 
  吴建第3个跳出机舱,他的前面是下士水生岩。离开机舱、伞包打开的那一刻,吴建的伞绳出现扭劲现象。
 
  “这是跳伞中容易出现的特情。”有着2000余次跳伞经历、被誉为“西部伞王”的二级军士长王国林说,“只要跟着旋转回过劲,就能排除特情。”
 
  然而,谁也没有料到,旋转中,吴建的降落伞下降速度加快,与背向自己、迂回跟队的水生岩相撞。“砰的一声,我的全身被伞衣包裹住,几根伞绳勒住我的脖子,让我抬不起头,瞬间我整个人陷入一片漆黑。”水生岩回忆说。
 
  两伞相插后,水生岩的主伞突然承受两个人的重量,下降速度加快,细细的伞绳“就像刀子一样”勒紧他的脖子。在1000多米的高空,两名年轻的军人同时陷入险境。
 
  “连长,连长,赶快飞伞!”透过伞衣边缘缝隙看到挂在下面的是吴建后,水生岩拼命大喊。飞伞是跳伞员遇险后的一种自救措施,只需拉动手柄,将出现问题的主伞飞掉,备份伞会随即打开。
 
  然而,吴建并没有进行这项简单的操作。“飞伞你有危险,先别动,我来处置!”他抬头朝水生岩喊道。
 
  吴建不停地扯伞衣、抖伞绳,水生岩则顺势把伞绳从脖子上扯开。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,随着勒在脖子上的伞绳一根根脱离,终于,“唰”的一声,包裹水生岩的伞衣和伞绳一下子抽了出去。
 
  两伞终于分开了。然而,此时他们距地面只有大约400米。
 
  水生岩安全了。但吴建的降落伞有3根伞绳绕在右侧伞顶,左侧操纵绳滑到吴建大腿根部,导致右侧伞衣不能完全张开。
 
  “连长,飞伞,飞伞!”水生岩一边大喊,一边双手拉下两根操纵带,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下去。
 
  但这一刻,吴建已很难再打开备份伞。他的降落伞在空中顺时针快速螺旋下降,几秒钟后,重重地坠落地面……
 
  7月7日0时03分,连长吴建终因伤势过重,抢救无效牺牲。
 
  “1000米高空伞降,空中时间只有短短不到20秒,容不得丝毫迟疑。最直接的抉择往往出自最本能的反应。而吴建的本能选择,就是让生命的天平向战友倾斜。”营长郭海龙说。
 
  “太可惜了,这么好的一个干部”
 
  在战友们眼中,吴建是一位军事素质过硬的连长。他当兵就在特战旅,后来考入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,学的是特战专业,毕业回来还当特种兵,“精通20多项特战技能和30多种武器装备”。
 
  2013年,吴建走马上任特战三连连长。虽说是特战连,可三连是转隶过来的,之前没有接触过攀登、武装泅渡、爆破等特战课目。
 
  面对困难而陌生的课目,战士们的情绪有些低落。这时,吴建把全连带到攀登楼前,亲自示范,手抓脚蹬,仅用12秒就爬到楼顶。
 
  “只要大家跟着我练,这些看似困难的课目其实很简单。”他对大家说。有了连长作表率,战士们士气大振,各项训练成绩稳步提高,连续两年被评为“军事训练一级单位”。
 
  上士冯军亮回忆,连队训练中的危险课目,吴建总是第一个上,这其中就包括跳伞。伞降,是特种兵的必训课目,也是高危课目。尤其是翼伞,机动性好、渗透性强,但由于速度快、操控难度大,是伞降训练的难点课目。
 
  “装备挂机、主伞没开、两伞相插、伞绳故障,碰着高压线,掉在高速公路上,落在水塘江湖里,任何一种情况都危险重重。”一名上校曾在文章中列出特种兵伞降训练的风险。
 
  尽管危险系数高,但在特战旅还是有个不成文的约俗:没跳过伞的特种兵,不是真正的特种兵。“拿不下翼伞,还当什么连长?”吴建下定决心要掌握这项技能。
 
  冯军亮说,为掌握跳伞技术,“连长特别拼”:离机准备姿势定型训练,他在大太阳下一定就是半个小时;吊环动作一般,他就从3米高的跳台上反复往下跳,最后双腿肿胀,“上厕所对他来说,简直就是一种煎熬”。
 
  “三肿三消,直上云霄。”凭借不服输的拼劲儿,吴建终于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考核,获得翼伞伞降资格。牺牲那天,直到上飞机跳伞前,他还在和冯军亮讨论跳翼伞的操作要领。
 
  “太可惜了,这么好的一个干部。”吴建牺牲后,这句话成了他的战友们最痛心的一句话。

频道精选
[荣誉殿堂别让物价“吃掉”低收入者幸福
新闻排行
1
扎扎变身国家英雄
2
给“荣誉索贿”的秀踩下刹车
3
荣誉殿堂里只差足协杯
4
她在百年前破解性别之谜,却因性
5
家庭幸福是她最大成就
6
邦泰荣获中国房地产界“责任地产
7
生态文明护青山绿水 平安建设保安
8
斯帅在恒大两年拿过所有荣誉 履历
9
提升慈善荣誉感 南通开出“新药方
10
  徐恭义获桥梁工程技术“诺贝
11
团市委授予李嘉卿“见义勇为好青
12
访七波辉总裁·CEO陈锦波
13
荣誉激励我们一路前行
14
济南市民代表为“全国文明城市”
15
渭南公路段机械作业队喜获省“工
关于CENN | CENN周刊 | 产品与服务 | 对外合作 | CENN大事记 | 联系我们 | 
 京ICP证07504426号 国务院新闻办网备字2006005号 哈公安网监备案证号:2301001222